• 网站首页
  • 赫利俄斯
  • 厄俄斯
  • 珀耳塞福涅
  • 狄俄倪索斯
  • 厄洛斯
  • 阿波罗
  • 克罗托
  • 拉刻西斯
  • 他按时探望弗丽嘉和巴尔德

    发布时间: 2019-12-06 13:06首页:主页 > 厄俄斯 > 阅读()

      (四)“亲爱的,把它给我好吗?”谁在说话?小男孩迷惑地睁大双眼,浓雾中,身着粉色长袍的女子正向他温柔地笑着,女子浅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柔柔地发出金光,令女子整个笼罩在一层柔和的光芒中,她的面容十分美丽,眼睛似乎嵌着最明亮的星辰,吸引着人不由自主地沉醉。“你……你是女神吗?”小男孩正在换牙的年纪,说话还有些嘶嘶漏气。女子笑着点点头,伸出手:“所以,你愿意把它奉献给你的女神吗?只要你把它给我,我愿祝福你遇到此生真爱!”小男孩顺着女神的手望过去,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竟紧握着一只金苹果。“给我好吗?”女神的声音愈发温柔。小男孩朦朦胧胧地点头,慢慢伸出右手。“金苹果应属于我!”一个冷硬的声音插进来,吓得男孩一个激灵。男孩回头,另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女神出现在浓雾尽头,她的金发比前一位女神耀眼得多,那些美丽的头发像金色的波浪一样顺着她高洁的额头蜿蜒而下。大而圆的褐色眼珠,紧抿的艳红双唇,雪白的臂膀……白袍女神的美带着权杖一样冷硬的辉煌和压迫,令人不敢直视。“我乃女神中的女神,把苹果给我,孩子,我赐你统治整个亚细亚的权力!”白袍女神的声音带着大理石般的冷意。男孩看看自己手中莫名其妙出现的金苹果,又看看左右两位女神。他对眼前的状况一无所知,但是他讨厌被命令,从小就讨厌。男孩一把将金苹果扔向左边穿粉色长袍的女神,然后拔腿就跑。身后传来得胜的,银铃般的笑声,夹杂着另一个愤怒的尖叫嘶吼,白袍女神撕扯着自己的金发,艳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带着毒液的话语:“你竟敢藐视我,凡人!我要诅咒你……”男孩捂住耳朵,越跑越快。忽然,他一脚踩空,尖叫着坠入了无边的黑暗。……“啊!”男孩躺在冰冷的石地上,后背紧贴着雕满神像的石柱,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香料味儿,他浑身又痛又麻,一动不能动,他恍惚记得自己好像从某个高处摔下来了。四周一片昏暗,只有墙壁上的火把跃动着一点点橘黄色的亮光,男孩转转眼珠,不远处,阿波罗的神像在亮光里巍然屹立,年轻的神威严地弯弓搭箭,金色的箭头正指着男孩。“可怜的,被祝福又被诅咒的王子。”有人在他身边喃喃自语,似哭泣又似叹息。男孩转头,看到了白袍包裹下那张枯树皮似的老妇人的脸,吓得尖叫一声。老妇人还在喃喃自语:“唉,同时被祝福又被诅咒的王子……怎么办呢?你被祝福了爱情,又被诅咒了婚姻和家庭……怎么办呢?我的王子该怎么办呢?”老妇人撕扯着自己灰白的头发,喃喃地念叨着,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男孩趁老妇人不注意,忍着剧痛爬起来,他想要偷偷地溜走,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诡谲的氛围。刚刚跨出一步,右臂忽然被一扯,男孩回头,老妇人枯枝似的手紧攥着男孩,那些层层叠叠的皱纹和茧子磨得男孩手腕生疼。“放手!”男孩怒喝。“听着!你可以建功立业,可以欢爱生子,但是永远不要交出真心,永远不要结婚!”老妇人嘶哑的声音夹杂着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声响,令人耳朵发麻,心头作呕。男孩用力挣扎着:“疯子,放手!”“蓝色的心尖将你埋葬……”老妇人攥着男孩的右手,似哭泣又似吟唱:“炽热的鲜血铺成婚床……”“放手!”男孩越来越害怕,干脆低头咬在妇人手背上,一阵苦涩的药味儿呛得男孩直咳嗽。“记住我的话!”老妇人激动地用流血的手按住男孩双肩,布满风霜的脸越逼越近:“记住我的话,索尔!”“啊!”金发男人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毛毯滑落,露出他精壮的上身,上面闪烁着水淋淋的汗珠。“陛下!”侍从擎着火把跑进来,紧张地察看着。“没事,你出去吧。”索尔已经清醒,他撩开被汗水粘湿在脸上的头发,揭开毯子,径直走向浴池。冰冷的泉水激起了层层战栗,也令索尔的心彻底平静下来。然而周围越是安静,梦里的回忆便越是清晰。七岁时,索尔曾和弗丽嘉一起去参拜以神谕著称的德尔福神庙,回来之后,索尔大病一场,对之前的经历也忘得七七八八了,直到他遇见洛基,直到他在意乱情迷时无意间看到洛基胸口上那颗蓝色的痣——“蓝色的心尖将你埋葬,炽热的鲜血铺成婚床……”当年,女祭司皮媞亚疯疯癫癫地对他说过许多话,唯有这两句歌谣深深地印在他脑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赫利俄斯 - 厄俄斯 - 珀耳塞福涅 - 狄俄倪索斯 - 厄洛斯 - 阿波罗 - 克罗托 - 拉刻西斯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