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赫利俄斯
  • 厄俄斯
  • 珀耳塞福涅
  • 狄俄倪索斯
  • 厄洛斯
  • 阿波罗
  • 克罗托
  • 拉刻西斯
  • 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传说与历史

    发布时间: 2019-12-23 21:20首页:主页 > 狄俄倪索斯 > 阅读()

      古希腊宗教提出了一套“以狄俄尼索斯为主导的普世主义”。换句话说,酒神崇拜在整个罗马世界蔓延开去,成为世界性宗教。就连墓碑上雕刻的图案,也以酒神居多。正如凯雷尼所写的:“涉及死者葬仪,赞颂生命的永恒就格外重要。酒神信仰如此,基督教也是如此。将古典时代晚期的酒神崇拜发展成世界性宗教,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态势。但是,其发展也仅仅限于生命永恒这一点所产生的宗教影响。而以本书所描述的神话和崇拜形式,这种宗教影响最终会走到历史的尽头。”

      路易斯·海德(Lewis Hyde)在《礼物》一书中,谈到了凯雷尼这本关于酒神的书。他评论道,再后来,狄俄尼索斯的希腊信徒“用大桶碾榨葡萄时,都会高声歌颂酒神的受难。狄俄尼索斯是一位涅槃重生的神。他复活归来,变得和从前一样强大,甚至拥有比以往更为强大的力量。葡萄酒是葡萄的精华所在,酒劲也就更大。”

      这102条法规中包含着许许多多的禁令。鲁梅利(Brumelia)的异教徒节日被取缔,君士坦丁堡公民不得再乔装打扮,在街道上欢歌热舞。哑剧、童话剧,还有野生动物的马戏表演,通通受到了打压。根据第二十四条教规,牧师不得前往剧院或竞技场观看比赛。第六十二条教规则禁止男扮女装,规定女性不得当街跳舞。人们不再高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就连年轻人庆祝夏至跳篝火也被严令禁止。

      这株人工栽培的葡萄藤,是酒神为阿提卡带来的神秘馈赠。而送这份礼物起初并没有借助任何商业手段,其初衷就在于共享。事实上,葡萄酒时常会被形容为“礼物”,一种享乐和慰藉,虽然它对身体没什么用,也不算是食物。而酒神送来的这份礼物,让它广为流传,融入所有人的血液之中,直至成为团结个体的重要纽带。葡萄酒是神圣的,人人共享。

      在希腊人看来,酒神狄俄尼索斯让人捉摸不透、紧张不安,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句来形容。是说他有人情味呢,还是说他像是浩瀚宇宙中的隐秘存在?诗人品达曾将狄俄尼索斯和“盛夏的纯粹光芒”放在一起比较,以描绘酒神与果花盛开之间的奇妙纽带。

      公元691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在位的第六年,颁布了一道法令,禁止地中海沿岸葡萄园的工人在丰收时高声呼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还勒令他们高喊“主啊,怜悯我”的话语。一个世纪之前,阿拉伯军队大举进攻拜占庭,整个帝国都处于危机之中。这场伊斯兰战争对拜占庭帝国所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后来,破坏圣像运动(Iconoclasm)爆发,整个拜占庭帝国范围内禁止一切偶像崇拜及画像,或许这正是为了应对伊斯兰教而实施的那些看似成功的严苛制度之一。公元692年,查士丁尼二世召开五六会议(Quinisext Council),并颁布了102条教规。此次会议也成为欧洲历史一大重要的转折点,标志着对古典和异教文化的彻底否定。

      在希腊人之前,克里特人就创作了一系列关于酒神的神话故事,这一点并没有很多人知道。但是,由于克里特人所使用的线形文字A从未被破解,所以其中的内涵我们不得而知。克里特文明中表示葡萄酒的象形文字,以及线形文字B(译入克里特书面语的希腊早期文字)中的表意文字,和埃及文明中表示酒的象形文字如出一辙,相差无几。根据埃及第十八王朝的绘画作品,我们发现,埃及早在克里特人变得富有之前,就形成了底蕴深厚的酒文化,掌握了葡萄栽培工艺,流传到了克里特岛,正如我们在卡托扎克罗斯(Kato Zakros)的克里特村落遗址所见到的那样。葡萄藤既不属于克里特人,也不属于希腊人,但在欧洲,发酵后的葡萄果实却成了唯一的主宰。各式各样的象征物和神话传说,渗入西方的血脉,葡萄酒也因此成为宗教体验的来源,最终化身为耶稣的血液。

      7月,天狼星升起,正值盛夏。和埃及人一样,此时的克里特人也迎来了发酵的庆祝仪式。凯雷尼指出,对克里特人而言,发酵和醉酒仿佛是一对神奇的组合,除此之外,他们平时还会吸食鸦片。克里特人的宗教信仰中,必定存在着关于醉酒的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赫利俄斯 - 厄俄斯 - 珀耳塞福涅 - 狄俄倪索斯 - 厄洛斯 - 阿波罗 - 克罗托 - 拉刻西斯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